陕南农村留守老人生活现状调查研究

2016-09-04 11:45

伴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随着我国城市化和工业化进程的加快,农村大量的剩余劳动力迅速地向城市转移。而在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的形势下,农村留守老人的问题日益凸显,成为我国新农村建设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点和难点。近年来,留守老人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目前国内以陕西省农村留守老人为研究对象文献较多。如宋元梁、贾亚娟、邱涛等分别从人口居住形式,[1-4]生理心理健康等方面研究了陕北、关中以及全省农村留守老人生存现状,并提出了相应的解决对策。但是对于经济发展比较落后,且农业人口所占比重大的陕南山区农村留守老人的养老现状却鲜有报道。

  商洛市2010年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显示[5]:全市常住人口为2341742人,其中65岁及以上人口为182783人,占7.81%。同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相比,65岁及以上人口的比重上升2.02个百分点。在商洛市人口结构中农业人口占总人口数的74.86%之多,按照7.81%这个比例估算,商洛市65岁以上农村老人的数量在13万左右,而其中又有着众多的留守老人,他们在生活中存在着诸多问题,妥善解决他们所面临的养老问题,不仅有利于应对农村人口老龄的挑战,又有利于促进劳动力的流动。

  以经济水平和区位条件作为参考依据,选择商洛市经济发展最为落后、农业人口比重较大且外出人口较多的镇安县乡中村,采取入户调查和个案访谈的方法,对其中80位留守老人从物质生活、身体健康、生活照料、精神娱乐四个方面进行了调研,并对现阶段该地区农村留守老人面临的诸多困境和问题提出了相应的措施,以期为当地政府决策提供参考。

  一、乡中村基本概况

  乡中村位于陕西省商洛市镇安县。目前,全村共有216户农户,人口总数872人。从年龄结构来看,18岁以下的人有107人,1860岁的人口有576人,60岁以上的189人,占全村人口总数的21.6%,属于高度老龄化村落。全村耕地面积共1024 亩,人均耕地面积为1.17亩,多以坡地为主,人力和畜力是主要的耕种形式,土地贫瘠耕作难度大,农业生产效率低,经济收益也很低。村里没有任何企业和副业,村民的收入以外出务工为主,在家务农为辅。全村共有370多人外出打工,占全村人口的42.4%,并且有逐年增长的趋势。在该村的189位老人中,留守老人多达120多位。他们在物质生活,精神生活,身体健康,生活照料等方面都面临着巨大的困境,养老问题令人堪忧。

  二、乡中村留守老人的生存现状

1、物质生活

  生活质量的高低在很大程度上是由经济收入决定的。据调查,留守老人的主要收入来自于自养的占48.8%,子女提供的占43.6%,政府和社会养老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仅占7.6%,由此可以看出,农村留守老人的养老方式是以自养和家庭养老为主,社会养老存在明显不足;留守老人的年经济收入集中在5000元及以下,大于10000元的只占到2.5%,表明留守老人整体收入偏低。

  在留守老人有限的收入中医疗支出、农业生产、人情开支以及照顾孙辈占的比例很大,用于基本生活支出的比例仅占到全部收入的28.5%,调查中有33位老人表示经济收入勉强可以度日,表明他们的生活水平低、质量差。

2、身体健康状况

  农村老人大多身体状况令人堪忧,在调查访谈的80人中63.75%的老人都患有不同程度的慢性疾病。当问及老人能否承担医疗费用时,仅有36.25%的老人表示可以承担,费用以子女提供为主,自己支付和医疗报销为辅;多数老人表示有一定困难,主要原因是身体状况差且缺乏经济收入,光靠子女的经济支持和少量的医疗报销很难支付。农村留守老人依然存在着“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

3、生活照料

  在生活照料方面,子女是留守老人获取生活照料的最主要提供者,子女的外出使家庭对于老人的照料功能明显弱化。据调查,乡中村的老人大多数在日常生活方面可以自理,但是他们最担心生病,一方面害怕无法支付医药费,另一方面又担心无人照料。图1表明老人的日常生活以及疾病照料大多靠自己和配偶,外出子女的照料比例很低,没有来自政府和社会的照料,说明政府和社会在对老人的日常和疾病照料方面是缺失的,老人们一旦生病就感觉和无助,生理心理都承受着沉重的负担,这大大降低了他们的幸福感。

  图1 留守老人的疾病照料

4、精神娱乐

  杜鹏等研究发现[6],子女外出务工之后与留守老人的联系减少,留守儿童成为他们电话沟通的主要话题。这就使得在以家庭养老为主体的养老模式下,留守老人很容易产生孤独感。根据调查得知,子女不在家时,有66.2%的老人经常会感到孤独,反映出老人们普遍存在着心理健康问题。

  子女外出后由于时空距离的限制无法经常回家探望老人,77%老人表示子女仅在春节期间回家看望,外出子女平时大多通过电话与老人沟通(图2)。调查中有92.5%的老人都认为子女有紧急情况会回来看望,这就说明大多数子女在老人眼中都是孝顺的,只是因为各种现实情况,没办法留在老人身边尽孝。乡中村地处山区无法实现农业机械化,老人们劳动强度大,缺乏娱乐时间,同时农村地区缺乏娱乐资源,留守老人娱乐生活单调,缺乏精神寄托,存在一定程度的孤独感。

  三、乡中村留守老人所面临的困境

1、收入来源少,经济负担重

  乡中村的大部分留守老人的经济收入以务农为主,但由于自然条件和身体条件的限制,务农收入随着老人年龄的增长而下降。子女们外出务工的收入微薄,能为老人们提供的经济支持有限且缺乏稳定性。政府每月提供55元基础养老补贴,远不能满足老人们的日常生活所需。老人们每月的支出除了柴米油盐等一些生活必需品外,还要负担医疗开支,农业生产(买种子,化肥),人情送礼,有的老人甚至还要承担孙辈们的生活费用,这就使得老人们的经济负担过重。2、身体素质差,医疗保障缺乏

  与城市老人相比,农村留守老人面临着身体状况差,患病率高,医疗保障水平低的困境。乡中村只有一家卫生所,医疗设备非常简单,只能治疗一些头疼脑热的小病,老人们一旦有了突发疾病也只能去镇上或县城医治,但该地的交通不便,这往往会使病人错失最佳的治疗时机,有时甚至会威胁到生命。目前,大多数老人参加了农村合作医疗,但是由于报销比例较低,手续繁琐且具有滞后性,致使老年人在医疗保障方面仍面临着很多问题。

3、生活水平低,日常照料不足

  “老有所养”不仅指老年人尤其是农村留守老人在经济上有所依靠,更强调的是这些老人能够在生活上得到照顾。[7]据调查乡中村留守老人普遍存在着缺乏日常照料,生活水平低的问题。农村地区由于劳动强度大,经济负担重,生活水平低以及缺乏医疗保障等使他们身体状况普遍较差。而子女常年在外,政府和社会又没能提供更多的生活照料,使得老人在生活中存在诸多困难,特别是当他们生病时生活会很艰辛。调查发现老人们饮食非常简单,基本上只求温饱,大多数老人一年甚至几年都不添置衣服。

4、心理压力大,缺乏精神慰藉

  农村留守老人身体素质的下降以及生理的自然老化,决定了他们的晚年生活不仅需要经济以及医疗方面的保障,精神慰藉也非常重要。[8]在经济落后的乡中村,老人们承受着沉重的经济和医疗负担,心理压力很大,由于条件限制这里几乎没有娱乐设施,娱乐活动单一。子女长期不在身边,导致绝大多数老人精神空虚,常会感到孤独无助,特别是女性、高龄、丧偶、空巢以及非隔代监护留守老人更是感觉不幸福。[9]他们的心理健康令人担忧。

  四、应对措施

  在家庭养老功能逐渐弱化的今天,要真正实现“老有所乐”,需要构建起以政府为主体,家庭为基础,农村社区为平台,留守老人自助为补充的社会养老保障资源网,实行自我、家庭、社区、政府相结合的综合养老模式。

1、增强自养能力,丰富精神生活

  所谓靠人不如靠己,既然儿女们在物质上和精神上无法给予老人更多的照顾,那么有劳动能力的老人就应尽量增加自养能力。经济上,老人们除了务农还可以学习一些力所能及的技术比如编织、粉刷墙壁等,多渠道增加经济收入;生活上,养成良好的生活和卫生习惯,增强自身抵抗力,尽量减少不必要的医疗开支;心理上,要适时调整心态,积极寻找精神寄托,闲暇时间多和亲朋好友们一起聊天、看电视、玩纸牌等娱乐活动,要主动跟儿女们打电话交流情感,消除精神上的寂寞。

2、发挥家庭养老的基础功能

  目前,传统式家庭化养老仍是农村养老的唯一形式,子女是留守老人获取养老资源的主体。在经济上,子女们要及时给予老人们经济支持,确保老人的基本物质生活所需。生活上,子女应经常回家看望父母,帮助老人分担劳动负担,提供生活照顾。精神上,要经常主动关心理解父母,加强沟通与联系,减轻老人的心理孤独感,使他们能快乐幸福的度过晚年生活。

3、发展社区为平台的养老体系

  社区养老模式不仅适用于城市同样也适用于农村这种人际关系密切的地方,在农村社区可以采取多种形式缓解留守老人的困难。如安排专门人员定期为留守老人提供诸如卫生清理、房屋修缮等日常服务;建立社区卫生服务站,安排专业医生定期下乡为老人们组织健康知识讲座并做身体健康检查;经常组织献爱心活动为有需要的老人提供物质帮助,同时定期开展老年人文娱活动,缓解老人精神上的寂寞。

4、完善政府养老的主体作用

  政府应该采取各种措施在农村养老中发挥主体作用,确保农村老年人安享晚年。首先,拓宽经济渠道,发展县域经济。例如加强核桃、板栗、烟草等特色经济作物的专业化发展,吸纳农村剩余劳动力就地转移等,以使农民工能够兼顾务工和家庭生活;其次,要完善农村老年人养老保障及医疗保险制度。扩大农村最低生活保障范围,增强村级卫生所建设,提高医疗费用报销比例,保证老人老有所医;最后,加大农村娱乐设施的建设,比如修建健身广场等,为农老人提供形式多样的文娱活动。让留守老人在一个舒适和愉快的环境中,真正实现“老有所乐”。

  五、结语

  本文根据走访调查和文献分析,从四个方面对乡中村留守老人养老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阐述,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了一些解决措施。解决农村留守老人困境不仅要依靠家庭和自我,也需要社区的专业化服务和政府在经济、政策及文化上发挥主体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