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结构变迁的经济增长效应分析

2016-09-28 23:23

一、引言

  人力资源是经济发展过程中必不可少的重要资源与必要条件,人力资源不仅取决于人口的流动状况,而且更取决于一国生育率的大幅调整,我国现阶段已经临近刘易拐点,人口红利的失去将对我国的制造业用工、建筑业用工、劳动密集型产业用工、国防部队人员补充等产生深远影响,进而亦将会对我国经济增产业因应影响。

  二、人口结构变迁的基本判断

  1.生育率骤降的影响

  自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政治经济政策等方面的重大变革为经济发展提供了巨大的发展潜力,同时亦将我国多年所积累的人口红利全部释放出来,1978年至2010年的长达32年间,我国的GDP实际年均增长率达到了令世人称羡的9.9%,因此被称之为中国式的奇迹。与此同时我国亦调整了生育政策,计划生育的实施,过低的生育率导致了中国的人口结构发生了重要的历史性的转折,全国的总抚育人口锐减的同时劳动年龄人口份额激增,我国的总和生育率目前已由1970年的5.8骤降到2010年的1.8以下,在20世纪90年代,我国的生育率即已跌至更替水平以下,此后一路下滑,所最新的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来看,我国的生育率目前已经跌至1.5以下。过低的生育率必然导致人口红利的消失与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凸显。

  2.人口的流动性影响

  据我国2011年的统计数据表明,人口的城镇化率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51.27%的高度,我国有史以来首次出现城市人口超过农村人口的现象。同时,在工业化极速发展与城镇化的高歌猛进之下,我国正在经历着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人口流动浪潮。在我国的人户分离的2.71亿人口之中,流动人口已经高达历史上的高点2.3亿。从我国人口的流动趋势来看向沿海沿江集中的态势有增无减,同时,新兴都市圈与中西部核心都市成为新的人口聚集区域。长期居留、举家迁徙、务工等人口为其中的绝大多数。以2009年的统计数据来看,在全部流动人口的构成中,占比39%的为80后,这些80后普遍受教育程度较高,这说明高端人口流动性略有增长,人口的流动性为工业化的可持续发展与城市经济圈的繁荣带来了人力资源方面的重要保障。

  三、人口结构未来发展探析

  1.未来人口总量的变局

  我国持续30年的生育率的骤降已经将人口红利堪堪耗尽,高达2亿多的流动人口更是使得生育率不断地持续下降,刘易斯拐点的到来昭示着我国不仅仍将继续出现劳动力的短缺现象,而且人口的正增长亦在不断趋缓,到2030年,在巨大人口基数的驱动之下,我国的人口将缓慢地达到14亿的峰值,此后,我国人口将出现大幅的负增长。人口的负增长将导致我国未来人口总量出现巨大变局,并且负增长的速度将会以每隔30年锐减1/4的速度持续下降,照此下滑速度,预计2100年,我国的总人口将仅为不足5亿。无论是人口红利的耗尽还是人口的锐减都不会成为我国未来经济发展与社会转型的障碍,人口的负增长反而会最大化地提高我国的人口教育水平与科学技术的长足发展。

  2.人口老龄化趋势

  据我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显示,2010年我国的65岁及以上人口已经高达1.19亿,在总人口中占比为8.87%,这一数值相对1990年激增了3.3%,由此可见,我国的人口老龄化趋势已基本形成。我国的人口老龄化进程虽然起步较晚,但由于生育政策的一刀切,所以人口的老龄化以及刘易斯拐点的变化亦相对西方发达国家而言更为突然,加之中国巨大的人口基数,因此,人口老龄化对于经济增长的负面影响已经开始凸显。

  3.人口结构特征分析

  人口的老龄化趋势与经济增长有着密切的关系,据西方发达国家的预测,鉴于我国人口的老龄化趋势与速度远高于印度,因此,在未来的30年间,在人口红利持续不断的影响之下,印度的经济增长速度将会超过中国。人口结构中的人口抚养比过高已经成为中国人口结构的一大问题,人口抚养比与经济增长之间呈现反比关系,人口抚养比每增加1%,经济增率将下降0.115%,而纵观中国的人口结构,到2017年将达到抚养比的最低点,从此以后,中国的人口抚养比将逐年上升,这也就意味着自2017年开始中国的经济受人口结构的影响将逐年走弱。

  四、人口结构变迁效应分析

  1.经济增速发展放缓

  纵观整部世界历史,我们看到,人口基数与经济总量在整个社会未进入发达国家行列之前有着密不可分的密切关联,人口老龄化问题早已不仅仅只是西方发达国家的问题,以我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的人口老龄化等问题也已经来袭,由此而带来的诸如西方发达国家正在经历的经济增速放缓,以及经济衰退等方面的问题已经迫在眉睫。世界许多学者针对中国人口结构变迁的研究与分析均认为,21世纪最缺的不仅仅只是人才,而且更缺劳动力人口,中国的适合劳动力年龄的人口份额比重已经出现了刘易斯拐点,开始由充足转而锐减,中国的第一次人口红利已经结束,经济发展的增速亦已开始出现放缓迹象。由人口结构变迁中的刘易斯拐点与人口老龄化所造成的经济增长率的下降幅度最高可能会达到0.7%。

  2.经济结构被动调整

  人口结构的变迁必然会对经济增长产生负面的效应,经济发展中的劳动力要素薪酬的增长与供应总量的减低在一个较长的时期之内必然会造成经济结构的被动调整。我国三次产业受人口结构变迁的影响将逐渐过度至发达国家的水平,不仅制造业会出现减弱的趋势,而且我国经济赖以支撑的房地产业亦将因为彻底失去刚需而裹足不前。普通劳动力的短缺会使得我国的劳动密集型、资源密集型产业呈现收缩的态势,这对我国的环境与可持续发展而言是利好消息,受此影响,我国的工业比重还将不断下降,服务业的比重将会稳步上升,而随着我国人口的减少,人口的受教育水平必将出现大幅提升,资本密集型与技术密集型产业将不断随之得到提升。未来,二元经济将再也无法束缚我国经济的发展步伐。

  3.经济增长的人口因素分析

  适龄的劳动力份额与适龄的劳动力的参与率,在经济结构未完成大幅优化与调整阶段,必将会对经济增长产生较为显著的正相关影响,然而随着人口红利的耗尽,一方面普通劳动力的供给会锐减;另一方面,由于人口的减少,人口的普遍素质会得到补偿式的提高,这就为科学技术的更快发展与更大规模的创新提供了动力。同时,在人口结构变迁的被动调整之下,经济发展将会经历一个结构优化、调整、蓄势的过程,这一过程与人口素质的提升融合在一起必将会为经济带来一个正螺旋式的良性上升循环,由资源密集、人口密集、环境劣化的传统经济,转型为更加集约、更可持续、更重环保的健康经济时代已经指日可待。

  五、结语

  从索洛的生产函数理论来看,经济发展取决于资本、劳动力与技术进步,在资本与劳动力一定的情况之下,技术进步将大幅提高整个社会的经济发展水平。我国人口红利的丧失必然会对人力资源产生重大影响,我国的应对措施是必须尽最大努力尽快提高人口的受教育水平,以人口素质的提升弥补人力资源总量的不足,以人口素质提升所带来的科学技术进步这一生产力来获得经济发展的长足进步,而不应依靠调整人口政策等方式硬性改变人口结构,硬性改变人口结构还有可能会给经济增长带来一系列较为严重的负面影响。